1. <abbr id="l16c97"><address id="l16c97"></address></abbr><div id="l16c97"><address id="l16c97"></address><select id="l16c97"></select><fieldset id="l16c97"></fieldset></div><ul id="l16c97"><pre id="l16c97"></pre><optgroup id="l16c97"></optgroup><tbody id="l16c97"></tbody><div id="l16c97"></div></ul><sup id="l16c97"><ol id="l16c97"></ol><center id="l16c97"></center><center id="l16c97"></center><table id="l16c97"></table><legend id="l16c97"></legend></sup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ul id="l16c97"></u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無極代理/紛飛的種子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0月28日,天氣轉涼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熙攘的街道,路人吹著熱氣,身上都披著外套,顯的出一翻受冷的樣兒。自己也不例外,冷的雙手有點僵紅,可惜,這類天氣沒能下場雪來添加氣氛,少了太多的趣兒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路上車騁有點眼花缭亂,各家按著喇叭顯擺著誰的響亮。有點吵了,但的確無極代理也不能躲在家,因爲今天還有課要休。來的一路,雜商煮的東西煙袅袅騰飛,路人路過總想嘴巴添點油,也是暖身。同學一旁呢喃的話語,但自己由于看著環境而漏了聽。‘怎麽’他開了口問我,但這般雜事也不至于趣的與他分享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學校的下坡很熙攘,看上去猶如一張彩色圖紙。男的女的一樣的愛美,女的眼眶兒外還畫著妝筆,身穿亮衣,提著高跟鞋走著經典步。男的頭發豎著造型,身披僞裝,看上去實在標致極了。但自己以爲是走錯了道,望了望眼前的大門,沒錯!是學校。猶豫了下,才邁進去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化學課上,感覺比較良好,教的還是關于自然,但回思!許多老師都講了很多關于自然的,社會政府也有過會議商討,但瞅瞅外兒,呵,一切保護的還真是太好了,好到用水量在天天下降,好到多處地方鬧沙暴,鬧汙染。不覺自己都笑了,自己被那所謂的保護措施而笑到。但也不由自己多慮,看待好自己也就是責任了。第二節,校場活動,也就是體育。但活動的人卻很少,躲在陽下曬著,那是享受!呵,我沒去顧理那麽多的閑雜,自己打了投了幾個籃也停罷。閑閑的在場裏打著轉兒,我不知道這樣的走著是否算于運動,那麽我想這也是消遺時間的方法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走著建築那邊,塵土露出皚白的東西顯的耀眼,是‘蒲公英’。在這類環境還能開出,我打從心裏出就對它是一種敬仰,那是虔誠的。我伫在原地而不動,我想看著它,我想把它的美統統記下。但是回想著,我發覺它含有點可憐,畢竟這裏不適合它生長的地方。場地在建築,而且來往的工人誰會去關注這樣一朵小的不起眼的花呢?嗟乎!但自己依舊無能爲力,我想現在只有用眼光欣賞來安慰它。窸窣的聲響,我閉著眼睛聽著,嘿!是風的聲音,悄悄的吹著我的衣褲拍響。此時,我看到一躲躲的種子向天空遊去,帶著笑聲,帶著夢想而飛起。莞爾的對著它們個個飄去,我看到了希望。那是無形的,並由不得好心于人同享,那只能夠自己感知,即使說了也許也是收到嗤笑。人群散的差不多,已經沒人在那籃下投球。也是,都快下課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鈴響,低著腦袋,看了一眼只剩赤裸裸的禿蕾,但現在我看不出令人憐憫的模樣。是啊,那是笑著的,那是多麽美的笑,我幾翻的羨慕,但更羨慕的還是那紛飛的蒲公英種子,可以脫離了這本是殘酷的地方,可以自由的飛向理想。那,多叫人羨慕呀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你是一個人,一個男孩,一個深沉而寂寞的男孩子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現在的你,十五歲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十五歲的你,有了自己獨立的價值觀,你勇敢、正直,你又是一個罪惡的神棍,抨擊著你看不慣的世界。的確,是看不慣,這個世界充滿了肮髒與邪惡,但你相信正義會一直積極向上,社會主旋律是好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你的父母現在才開始認識你,高一的你,開始了賭博,賭注是青春,相信你可以戰勝命運,你一定可以戰勝它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你喜歡上了韓寒,但你沒有模仿他,你說“模仿他人的人很多,這樣,無極代理不會成功,也不可能超越他”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你討厭應試教育,認爲它是摧殘中國人才的手段,你討厭它,反感它,厭惡它,甚至痛恨它,因爲你也深受其害,但你還是老老實實地呆在教室做你永遠做不完的習題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是,你還有一支筆,一直流暢的筆,一顆心,一顆跳動的心,你想用自己的力量抨擊這個社會的陰暗,曾經的你,帶著悲傷上路,一個人上路。現在,你有了自己的朋友,親人,也許,他們並不支持你,也許他們並不理解你,但是,你還是上路了,現在,你有了自己的理想,不再是悲傷上路,你會有兄弟,有交心的朋友,你的兄弟也許會反對,但你選擇了這條路,就要走下去,你自己選擇的路,哪怕泣血也要走完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你討厭這社會的許多問題,但你盡力去接近它們,融入它們,讓自己在與它們的融合中得到升華,你,哪怕這場博弈輸了,你也無怨無悔,因爲你才十五歲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十五歲的你,有著青春的年齡,有著朝氣蓬勃的想法、做法,你內心也承載了超負荷的壓力,你只能在自己的天地享受解脫,讓自己的想法得到升華,然後,用心跳記錄成長的脈搏,用筆記錄成長的線條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你愛上了文字,90後的你,有著不太老辣的文字,不太深厚的基礎,也學著用支離破碎的朦胧語言寫下諷刺的語言,你只想,用筆驚醒國人,你只想用你文字拯救新時期的一代新人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你不是老油條,老江湖,還沒有老辣的心思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因爲你,的確十五歲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十五歲的別人,都在埋頭苦讀,你,卻在睜眼看世界,這是一種不務正業嗎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十五歲的你,真討人喜歡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你喜歡韓寒,喜歡他樸素迷離的文字,你有破損的尊嚴,你用破損的文字一點一點保護它。你是十五歲,正直的你,不會點頭哈腰,阿谀奉承,這個世界的陰暗面太多,你不是衛道人,也不是環衛工人,你只是用自己的責任心向喚醒中國,沉睡百年的東方巨龍。你不打算做文學,只想用心寫自己的文字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現在才認識你,十五歲的你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你好,男孩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HelloBoy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寒秋,只是冬的開篇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冬的終結便是春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熬過凜冽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便是溫暖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?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X-POWER-BY MGF V0.5.1 FROM 自制10 X-POWER-BY FNC V0.5.2 FROM ZZ30 200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