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acronym id="lfo7su"><noframes id="lfo7su"><option id="lfo7su"></option><dfn id="lfo7su"></dfn>

              怎樣拉人進微信群-今夜,落筆思念

              莫名的想念,在十月微涼的絲雨裏。也曾想讓思念,化作一樹木犀花,在這寂寥的秋天一夜枯萎。風起的時候笑看落花,雨落的時候執筆訴念。人生幾許失意,一壺茶,一首歌,一支筆,靜默室之一隅,待繁華喧囂俱靜,任前塵往事在眉間,在筆端,在心上肆虐。----題記

              撩撥幾絲耳邊的發,柔情已在心中輾轉萬千。拾起一段蒼涼,重溫舊時光。紅塵中的人來人往,緣聚緣散,總是那麽無奈。說好要相伴一輩子的人,如今爲誰掀起了頭紗。說好要做彼此的全部,風依然飄逸,可誓言都被風吹去了哪?

              也許相遇是個錯誤,一朝牽了情絲,一朝卻又斷了紅塵。尋尋覓覓,兜兜轉轉,如水的情懷在風煙流年裏顛沛流離,終是一滴淚,碎了江南油紙傘下那濡濕的夢。不說是與非,既然愛過,就無從說後悔。

              還是絲雨如織的夜,還是燈微黃,夜未央。醉夢紅塵,多少相思結成了清淚,多少寂寥凝成了秋愁,多少祈盼跌落成滿地枯黃。也許愛情這杯酒,誰喝都會醉。煙火人世間,你怎樣拉人進微信群一經相逢,兩兩相望時,便注定了往後的日子與寂寞有染。

              斷橋的風,依然蕭索。那傳唱了千百年的人妖情未了,終了沒給世人一份圓滿的幻想。西湖的水,依舊冰涼。雷峰塔裏那個青燈黃卷相伴,獨自呤誦佛經的落寂身影,十世輪回,終生等待,唇齒相依的暖,再也換不回薄情客的一次回眸。這世道太過無常,注定爲愛付出的人,會惹一生傷。

              海水尚有涯,相思渺無畔。等到思念似海,淹沒今夜的我。是否,再多柔情蜜意,缱绻溫存的記憶都會失了救贖的槳?

              一個人回顧所有,幾許唏噓,幾許悲歡。念此生,心字成缺,再也難繪成錦繡。曾經以爲離開深深眷戀的懷抱,還有回憶可供取暖。未曾想,心卻遺失在浩渺的記憶裏,再也找不回。

              思念的痛還在心底糾纏,窗外的雨已經闌珊。靜守一室清冷,暗自嗟歎,原來心空了,是這般滋味。緣起相知,緣沒離散。渺渺時空,茫茫人海,一轉身,已不知彼此飄然何處。情緣終是紮進你我心底的那根刺,我無法對它視若無睹,你也無法輕易將它連根拔除。

              歎憂傷很深,明媚很淺。在雪舞的日子,凝眸向月,用悠悠琴弦訴說我的心事,面北思君。

              歎浮生半醒,只余歎息。把酒醉離愁,遣字成絕章。夢中人,夢中事,夢中了。縱記憶裏你的眼眸如星,如今的我,亦不複昨日的萬千風情。

              歎秋雨落天際,離人詞楚淒。何日再重逢?唱一曲別離,寫一章悲喜。我寄真心與君兮,縱流年擱淺情事,紅箋盈滿淚滴。

              今夜心波思影,如煙似霧,悲歡縱橫。那驅之不去的思念,試圖用文字淺析,總覺詞窮。努力組織起,一行行泛著輕怨的心語,眼角卻無聲溢出一絲絲淚。不怪世人皆說紅顔多哭泣,終了還是明白一份相思,兩處閑愁,是對今夜落寞的最好诠釋。

              “如果說婚姻是愛情的墳墓,我甯可走著去。”
              一一題記
              愛情墳墓一一婚姻之觞
              三年之痛,七年之癢。花季的少年,對著這個或許更具新鮮感世界,愛,蠢蠢欲動,以至于愛得死去活來,理性全無,只是一味的癡心妄想,就如男子對靜女如癡如醉的追求,又如女子對氓的相思之切,然而一個人的天真,終究敗在現實如此不爭,恐怕也就只能換回一段心酸罷,亦已焉哉!唉,當初的頭腦發熱,就隨著時間的逝去而淡去,淡去。
              如果心在歲月流逝中,篡改了那段內心告別,喜新厭舊又何嘗不可能?沒有什麽經得起時間考驗,再美的煙火也會黯淡。就連皇帝都有後宮佳麗三千,怎能不許氓有三妻四妾?我想我回答不出這個問題,而且這個問題也不會有個標准答案。而對于氓,對于一夫多妻制,我不好評判什麽,因爲時代都變了,人的觀念都變了,怎能用現代的眼光去審視?畢竟氓的行爲對于當時,真的是普通不過,甚至可以說這都成爲了必然,也算是從衆心理作祟。
              或許是氓沒有錯,我覺得可能是歲月改變了女子的沃若容顔,也多多少少改變了男子的心,更改變了多少當初的熱度,這樣的婚姻一開始就注定不能長久,依舊只會成了愛情的墳墓,埋葬了女子的天真,埋葬了氓的承諾,最終愛死,心死,流淚走向婚姻破裂的邊緣。
              窗外傳來一聲啼鵑的啼叫,劃破了這片寂靜,唧唧喳喳道不盡苦衷。而這座愛情墳墓空了人,空了心,空了承諾……氓不僅欺騙了女子的感情,還欺騙了這純真的愛情。
              每個愛情都有低潮,每段婚姻都有空洞。
              愛情墳墓一一連枝共冢
              “不久當歸還,還必相迎取。以此下心意,慎勿違吾語。”就如焦仲卿與劉蘭芝間的愛情諾言,盡管他們的愛情可能遠遠超過七年,但他們的愛情承諾又何時有過別戀?沒有。那又是什麽支撐著這樣的愛情?只能說是一種習慣,習慣了心中有這樣一個位置始終爲對方而保留;抑或是一個承諾,承諾縱使時間奪去紅顔,那份諾言未變。
              習慣,承諾,讓他們甘願爲愛情而毫不吝惜自己的生命,願化作比翼鳥,將他們的愛情在另一個世界繼續下去。而愛情這座婚姻的墳墓,埋葬了肉體,也將承諾爛熟于心,無論世界如何變化,都從不曾將他們隔離開來,就這樣悲壯,淒美地憤然離世。
              窗外又傳來啼鵑的鳴叫,淒清婉轉又是那麽自在,眷顧這個世界,更加眷顧那段愛情。或許百年之後,兩個依舊相親相愛的人的婚姻,也終將成爲兩個矮矮的土堆,一人在左,一人在右,就這樣靜靜地躺著,縱使荒草已叢生,沒過墳頭。恐怕他們早已被歲月遺忘,而他們也忘卻了歲月蹉跎,忘記了分離不快,只是不曾忘記那段亘古不變的美好。
              鳥兒的叫聲越來越小,它走了,因爲它要去尋找屬于自己的“墳墓”。留下下兩個矮矮的土堆,兩個相戀的人最終一起躺在了墳墓中,而有二心的情侶,最終他們的婚姻,也就成爲了愛情的墳墓。那怎樣拉人進微信群的"墳墓"又在哪裏呢?

              X-POWER-BY MGF V0.5.1 FROM 自制10 X-POWER-BY FNC V0.5.2 FROM ZZ30 200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