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您現在的位置是: 首頁 >  商品分類

            金博寶,似水流年殇

            時間:2020年01月18日 來源:騰訊充值中心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只有比別人快,你才可以脫穎而出,否則比爾蓋茨不會開出微軟公司,只有比別人快,你才能取得好成績,否則只會被人一直稱爲“學渣”,只有比別人快,你才能更上一層樓,我們不是愚笨,只是還沒有快中求勝的決心,人一旦想快,不管什麽都不會輕易停下,只有勇往直前,方可成功

            漫長飛舞的楓葉留有時間劃過的痕迹,葉子翩跹地飄落,淩亂而蒼白,時間的脈絡透露出成長的軌迹蜿蜒而美麗,雨果說:“對天空望得久了,你便能看見天堂。”金博寶便在閑暇時習慣了看天,希望可以看見天堂,守望幸福……
            往昔——
            殘缺的上弦月已在枝頭間晃蕩,夕陽散盡了它的繁華歸于平靜,我們也在悄然成長。
            每個人心底都留有一個角落,去盛放那些最純真的記憶。濺起水花淋濕了被定格的畫面,放大回憶,看見了往昔,喜歡就是喜歡,不喜歡就是不喜歡,沒有被世俗浸染過的童年,簡單而美好。不用背負起那麽多的責任,不用看見那麽多張虛僞的面具,我們童言無忌。曾經的我們那麽倔強,不肯輕易地低頭,總是固執地望著遠方,眼神偶爾流露出一絲絕望,嘴角微微上揚,任性在青春的日子裏輕舞飛揚,知道自己的任性傷害過別人,也深深地傷害了自己,可怎麽也改變不了。一些人的突然離開,帶來莫名的傷感,一些人抽屜裏的小說也早已換了一本又一本,窗前的含羞草也曾靜靜長大,開花,卻終沒逃過它的花期,幸福的魚兒被水流沖散。渴望遠方的風景,失去後才懂得珍惜。
            月亮在空中映照著孤獨的地平線,等待朝陽,逝去的日子帶走了我們的年華,也帶走了我們對這個世界單純的理解。
            今朝——
            花開花落,幾度的重生換來如夢的繁華,回首逝去的流光,我在懵懂中學會了成長。
            分科後的生活匆匆而過,朋友世界裏不斷有人進入,離開。只是發現交心的越來越少,大家的面目表情越來越單一,歸結爲憂郁和無奈。憂郁是一種和微笑、眼淚同時絕緣的感覺,我們怎麽了?在缤紛的生活圈中,我們學會了忘記。盡管我們知道忘記僅僅是一種逃避的手段,我們還是麻醉著自己,換取所謂的甯靜。
            談笑之間,身邊的那些花兒已經綻放,真的就幸福像花兒一樣,夜裏夢見彼此在操場上微笑,奔跑。不禁黯然神傷,祈禱那些人照顧好那些花兒,希望你像花兒一樣一直幸福。
            熟悉的旋律再次響起,幻化出那對彩蝶。有人說,想要得到而未得到的東西不值得擁有。也許吧,有一些東西我們披荊斬棘,固執地等待,然後恍然發現,自己的翅膀,卻在助他人飛翔。如果不值得擁有,不如放手,尋找屬于自己的天堂。
            這些日子,我們學會了努力,學會了放棄,也學會了堅強。
            明日——
            似錦的前程在遠方若隱若現。
            年輕的我們充滿幻想,設計中的未來時常更換,學海中的我們太需要一個自己的世界,任意塗鴉。大家沉默了也開始努力了,爲的只是明天會更好。脖頸上的四葉草在陽光下閃爍,我的夢想有多遠?朋友說,不論夢想在哪,只知道與夢想的距離由自己控制。我似懂地點頭,學會了舍得,朝自己遙遠的夢想前行。
            昨天的足迹已經遠去,未來的輪廓逐漸清晰,需要的是我們不斷努力與堅持,孤煙緩緩升起,隨著夕陽最後一抹淒豔,寂寥遠行,要到的地方叫愛的天堂。

            天空湛藍,澄澈如一塊不忍觸碰的明鏡。流年的剪影匆匆劃過,歲月無意,只似一曲它無意間流落的悲歌。
            ——題記
            清晨,天氣晴好。點點白雲如美玉般鑲嵌在平靜如水的天空中。微風拂過,微微帶動書頁,卻也又在轉瞬間合上了。
            緩緩走到那本書前駐足,指尖悄悄從扉頁上滑過。書已經很舊了,封面上原先的白色稍稍帶了點灰塵,微微發黃。
            拿起它,有意無意的,又想起了那句詩,清清淡淡卻又透出無限傷感。
            輕輕地,我走了。我揮一揮衣袖,不帶走一片雲彩。
            又想起了那場異國他鄉的康橋之戀,兩個人,一座橋,幾場夢。橋洞下那潔白純潔的白蓮仍獨自綻放她的美麗,卻再已沒了那兩個人,在橋頭的那煙霧迷蒙中,共聽煙雨。
            那時的他,輕撐一條小船,只見水面淡淡的波紋劃出,岸邊的落葉輕輕蕩漾。那時的她,身穿一身素白的紗裙,輕輕回眸轉身,如瀑的發絲帶起一絲絲微風,即刻,便可消逝的若有若無。身在他鄉,這場戀情不算濃烈亦不算平淡,靜靜流露出一種戀人之間的特殊情感。
            有誰記得,在那個白衣女子走後的傍晚,他獨自徘徊橋頭的惆怅。
            殊不知,那位女子只是想要那種平平淡淡如水般的生活,而那位男子卻是那種需要感情澆灌的人。
            一個是從江南小鎮裏靜靜走出的一位才女,一個是風華絕代風流倜傥的才子。在不知不覺中,竟想要默默念出這兩個名字。殘存在流年的深處,卻彼此完好無損靜靜相望。
            “徐志摩,林徽因。”
            不知當他看到在車站上前來爲自己送行的女子已與他人結爲碧玉,心中是一番怎樣的情感。
            再後來,林徽因便與梁思成過上了那種平平淡淡卻又充實的生活,徐志摩也找到了陸小曼,與她上演了那場轟轟烈烈的愛情。
            彼此心裏,都沒有真正的放下過吧。如若不然,怎能讓徐志摩爲一場講座而不幸去世,而也讓林徽因獨守那塊飛機殘片思緒萬千。
            爲了趕上林徽因的一場講座,他毅然決然的乘坐飛機,卻怎能想到,天不遂人願,那架航班卻偏偏不幸墜機,從此陰陽兩隔,永不相見。
            徐志摩的死,也許是林徽因心裏撫不平的傷痛。在最柔軟的心底,是否有一個彼時的天地,那裏有徐志摩的身影,任由雜草瘋長,掩蓋住雙眼,卻不對任何人提起。而在徐志摩的心湖,林徽因這朵白蓮亦早已深深紮根,從未曾離去。只是在葉片的最深處留下了一小片殘缺,那是這個地方給她的,卻已被細心掩蓋,無人知曉。
            歲月無心,流年無意。世界變幻莫測又是誰能預料的,就算是多看一眼,也是奢望。
            有時金博寶在想,流水,是否最能代表著流年的悲傷。清雅平靜莫若與水,而林徽因,卻仍然是那朵純潔美好的白蓮。它能溫潤如玉,卻也可以寒冷的刺骨。像流年的痕迹一遍遍地沖刷著你的心靈,誰還能做到純淨如初?
            他們兩個從遠方而來,相遇在這個如夢的時代。卻殊不知彼此那達達的馬蹄都是一個美好的錯誤,不是歸人,而只是個過客。傷過之後,卻又彼此都把傷痛輕輕的掩蓋,不爲外人所知,化爲流年抹不盡的傷痛。
            合上書,封面上的八個字仍靜靜地伫立在世界的那個一塵不染的角落—— 

            使用條款 | 文化生活 | 售後服務 | 産品標號 | 問卷調查 | 技術指標 | 登錄-Sign | 動態信息 |

            版權所有 ©2015-2017 中國水利人才網✅✅✅ 網站地圖 閩ICP備11013817號-1

            X-POWER-BY MGF V0.5.1 FROM 自制60 X-POWER-BY FNC V0.5.2 FROM ZZ30 2001